意欲为何?实在值得我们思考

2018-09-07 01:15

首先,笔者想说的是人民教师即便是为了学生高考“出彩”才去求佛,这种举动仍然是有违教师职业道德的——身为“人类灵魂工程师”却光明正大求神拜佛,不为人师表不说,如此举动也是有悖社会主义科学精神的。

进一步思考,就像重庆老师大跳“减压舞”一样,广西老师千里迢迢跑到湖南去抱佛脚,与其说是为了学生,不如说是为了自己——老师的跳舞、求佛行为不过都是被眼前教育制度所压迫出来的一些“古怪举动”。

高考临近,一些佛教名山迎来了一拨儿又一拨儿的高三老师,他们祈祷着今年高考自己带的学生能有个好“收成”。数月前,广西铁路某中学派出几位德高望重的老师作为代表,来到湖南衡阳的衡山烧香拜佛,祈求该校今年参加高考的学生顺顺利利,考出好成绩。每年派老师到庙里求神,已经成为这所学校的公开秘密。(6月3号《中国青年报》)

目前,各地普遍仍是以考试成绩、升学率高低为主要评估标准的教育体系,分数依然是维系教育管理部门政绩、学校办学水平、教师执教水平、学生学习水平的标准。就拿学校来讲,上级教育部门要考核,同类学校之间要比较,学校领导只得将压力层层往下转嫁:学校压给年级、年级压给老师、老师压给学生……而眼下,各地高考“火烧眉毛”,在高考的指挥棒下,很多学校完全以高考成绩评价老师,教师的荣誉、待遇、职称,无一不与学生成绩紧密联系。就别说老师们急功近利,单单一旦达不到指标,奖金没有不说,还有下岗的危险,如此之大的压力,几个老师又能承受啊?

说句实话,这种“寓教于神”的现象十足地印证了眼前教育体制的悲哀。笔者以为,正是因为我们的教育制度迟迟没能很诚意地为“素质教育”烧上一把香,才导致了那么多人去临时抱佛脚。说到这里,笔者想起了唐朝诗人李商隐在《贾生》里的两句诗: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两千多年前,汉文帝借求贤之名去问鬼神,而现今,可怜老师借“出彩”之名千里求佛,意欲为何?实在值得我们思考。

其实,学生高考能否“出彩”,学艺还在个人,岂是老师抱佛脚行得通的?再说了,即便老师抱佛脚学生考试就“出彩”,那全国全世界的老师都去抱佛脚了,而大学录取率不可能是100%,如此一来,都在抱佛脚的结果是等于都没抱佛脚。显然,这种抱佛脚行为无不折射出老师在现行教育制度面前的无限困惑和无计可施。老师尚如此,那些学生本人以及其家长就更不用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