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折戟在有偿成本上

2018-09-07 01:15

400 元捐款,到孩子手里缩水成40元。这种“打秋风”的狠劲儿,着实令人瞠目结舌。要不是被捐助对象亲自找到捐赠者求助,如此不堪的真相,恐怕只会随着时间而湮没。钱缩水了、信不见了,这还是“手拉手”一对一的捐助,据受助者说,当时他们班上有四五个同学接受了深圳好心人的捐助,但是到手的,都只有40块钱。 令人脸红的是,“经初步调查,捐款缩水九成的事实为真。”

千疮百孔的中国慈善业,并不是折戟在有偿成本上,而恰恰混沌在暧昧不明的账目上。400元捐款,流通环节当然要涉及人力物力支出,合理成本分摊也是保障慈善事业可持续发展的前提——但这种“扣留十分之九捐款”的做派,哪里还是“雁过拔毛”,简直就是大雁过去、只放几根羽毛飞走。这样的管理费,与搜刮剥皮何异?

1993年的400元捐款,对贫困地区孩子来说,不算一笔小数目,一对一的捐赠竟敢如此“操作”,不禁令人追问:此项活动究竟有多少善款被中途“打劫”?究竟是哪些人、哪些环节左右了善款的生死?弄清真相, 是问责的第一步。即便乐观预估,作奸犯科者都能得到司法与道德的惩处,然而,因为善款不到位而被改变的孩子的命运,如何能重新来过?

深圳一个家庭自1993年始,资助1名井冈山贫困小学生,直到他初三毕业。后来孩子到广东打工,见面聊天时,孩子说“谢谢阿姨每学期提供的40元生活费”,捐助人顿感惊讶,寄给孩子的至少是10倍!而且写给孩子的信也从未被收到。(3月11日《中国网》)

现代慈善不仅仅是个道德问题,还涉及法律与专业。眼下而言,除了关注红会等大型慈善组织,弄清九成捐款在何处被“打劫”等,也是重建慈善公信的必经程序。(邓海建)